安徽城市导航 合肥 | 亳州 | 淮北 | 宿州 | 阜阳 | 蚌埠 | 淮南 | 滁州 | 六安 | 芜湖 | 马鞍山 | 安庆 | 池州 | 铜陵 | 宣城 | 黄山
当前位置:安徽旅游 > 安徽游记 >> 正文  

烟雨行徽州


如果赶上黄山毛尖采第一道尖时候,油菜花也开了,即使下着雨,依旧黄灿灿一片。于是烟雨中有了花中蝴蝶的身影,空气里也有了采茶人的歌声。 

宏村 
   宏村是此番行程的第一站,我是俗人,看了《卧虎藏龙》便在驴坛里搜了攻略匆匆赶来。特地挑了个非节非庆的时间进村,村里依然人来人往的——不过多是写生的学生,三五成群地堵在道边,不吵也不闹,很乖的样子。后来我也跟了同住的来自宝鸡的艺术系学生们一起走遍了宏村的每个角落,听讲、写生,又做了回学生。 
   陆续走了些地方,渐渐觉得对人的关注成为我路途中重要的部分,对方也许是和你生活两样的当地人,也许是和你相同的路人。因为是在路上的关系,一切变得容易、从容而开放,每个人所追寻的无非是爱和被爱,无非如此。“居善堂”老板腼腆的笑容如此;汪老师对家乡滔滔不绝的讲解如此;与偶遇的福州小夫妻堂前对酒当歌如此;江南塞外,思绪流转亦是如此!即使是曾经的伤害也不再去想,因为明日又天涯。 
   再说回宏村,村子中心的月沼要清晨或傍晚去了才好。不大的面积,水亦不胜清澈,沼边黑白老屋的投影凝固在沼中,分不清谁是谁的投影;沼水里有一面灰白斑驳的马头墙齐整宽阔——那是五分邮票“徽州民居”的原型,五分邮票在市面上渐已消失,真实的它以另一种方式游历了四方,又深藏沼水。村外还有南湖,两道长堤使人有了不同的视角,远远望去老屋水面水下翻飞着,只是背景中多了一道如黛远山和抑抑铅云;沿湖牵牛而过的农人缓缓前行,真是要走进逝去的岁月或者江湖。还有村边湖畔的南湖书院,前堂寒流水,高窗冰梅搁,刻意营造的苦读环境让后人如我对古人的执着暗生敬意。 
晚间在“居善堂”的水榭旁笑谈时听了汪老师的建议,同居的七位路人决定第二日拼车去木坑竹海,于是在我两周阴雨的旅程中唯一的阳光之日,绽放于竹林清亮的绿中。 

木坑 

  天刚擦亮,便坐了小车前往木坑。木坑是距宏村九公里处的山中小村,盘旋的途中始终有油菜花在田间村头盛开着,空气中弥漫着菜花的香气。同行的两个北京女孩刚从婺源杀过来,这时也说这里的景色和婺源差不多,不过那里的民风更淳朴。其实婺源是从徽州分出去的,象也应该是必然。我没去过婺源,但觉得盘旋的山势和梯田,还有绿很有些黔东南的味道。 
日出时分的木坑,漫山竹林在日的光影里晃动着、绝招摇着,层层翠绿中隔着迷离的云烟,白色小屋在半山腰中若隐若现。待行至近处,木坑人家端了海碗站在自家的门院前就着腌菜白粥吃完早饭;开轩面青山,家家门前晾晒着腊*腿、腌白菜和竹笋;还有山花一蔟蔟点缀其间,迎春、山茶、杜鹃、樱花、梨花、广玉兰细数下来还真不少。我们也成了花儿在唱歌,唱《娃哈哈》,让快乐在绿意中疯长。 

卢村 
  走卢村是走在卢村和宏村之间高高低低的田埂中。脚下沾了湿泥花影,身上拂满了略微苦涩的花粉,距离近了,看到的不仅是白翅的粉蝶,还有尚未蛹化的蝶的青虫。 
  在进木雕楼之前绕行在老屋墙与墙之间,青天白日里村里仍无人烟,静谧一片。比之宏村,这里的建筑更为封闭、紧张,四面墙体方正地分割了空间,高墙之间无草无木无物,视线所及仅方寸蓝天,压得人透不过气来。木雕楼内水袖、牙床,放牛的小二,跪倒的孝子,醉打的金枝,过海的八仙诸如此类等等等等,木雕造型尘封在发霉的微光中展示工匠高超的技艺。那微光从天井跌落下来,沾了大梁上的灰尘,又被屋内纳鞋的老妇抖落在脚底……这样的岁月千年一瞬,一瞬千年。寂寞…… 
  沉默着迈出最后一间内屋,以为到了头。一抬头,逼在墙脚深院处竟怒放了一株巨大的山茶树!火红的绣球茶花碗口大小挂满枝头又落了一地,花红如血刺痛我的眼睛。只是树再高,依然探不出墙;花再落,也飘不出院。我惊住,恍如隔世,静寂间明了什么是“凄美”。

北岸 
   搭乘12:40从黄山到三阳的车去北岸,这时已离开黟县前往歙县,离开不了的是时缓时疾的雨水,在北岸进村处的公路上跳下车时,已是倾盆大雨了。离开公路顺泥径而下,很宽的河水淘淘前行,不胜浑浊。不远处横亘两岸的便是据说是“徽州最美丽”的廊桥。 
  廊桥为三跨式拱桥,廊房白墙黑顶,宝瓶、葫芦纹样小开窗,和这里的建筑一样朴素简洁。廊桥内黑黝黝的,很长,有女人在内摆摊卖菜,也有男孩子们趴在地上弹玻璃球。光从拱门打进来,照到地摊的解放球鞋上。 
北岸极少有游人光顾,孩子们好奇地一路跟前跟后。村中最重要的建筑“胡氏宗祠”虽已破旧,但尊严依旧,隔着开阔的麦场与两层的仓房遥遥相对——仓房的墙上留有“文革”时期的大标语。小孩子就在厚重的权力象征的建筑之间的空地上奔跑、嬉戏着,用轻盈的身影打破封闭、压抑的空间。 
   穿过成片的油菜田和散落在田间的民居,徒步前往大阜拦截去深渡的班车,雨渐渐停息。一小片一小片风筝拖着长尾在田间的上空摇摆、飘荡…… 
这是一个朴素的、更具水墨韵味的村庄。 

深渡 
  从大阜到深渡的景致已从平地过渡到山林,山路回转,河面渐阔,山间茶林起伏,采茶人的歌声依稀传来。 
   深渡是安徽的最后一站,从此乘船过千岛湖便是浙江。码头上停泊着大大小小的客轮、货轮、机船还有渔舟,是重要的交通枢纽。很小的县城有着极美的风景——大山大水还有大桥:深渡桥横跨两岸青山,桥下舟子纵横;山头一片翠绿,一片嫩黄,一片粉红(杜娟花);山间人家院门前多半会有棵枇杷树。这里象了贵州镇远,却有着镇远没有的色彩和大气。 
城中集市只有巴掌大小,被露天的地摊和简易棚的食摊挤得满满当当,于是行人也变得摩肩接踵生动起来。最大的商店仍是供销社,大的空间,微弱的采光,七、八十年代的商品,倒是小门脸的商店挂满时髦的包包鞋帽,多是来自福州的产品。 
   找艘连家船进千岛湖慢慢悠悠地晃着,莫去镇上人口中的“凤凰岛”“猴子岛”之类的“名胜”,寻无名小岛落脚看渔人补网,牧人牧羊。在马达声中行一路,听采茶歌一程,阿嫂烧鱼的香味也从后舱飘了过来。 

攻略: 
 
行: 
  北京至黄山k45次,20小时,313元(卧铺); 
黄山屯溪站乘去黟县的班车,2小时,8元; 黟县到宏村乘桥头的“小飞虎”20分钟,2元;黄山到宏村建议走“桃源里”一线,风景好过经西递村。 
宏村到木坑包车,80元来回; 
宏村去卢村可步行,40分钟; 
   去北岸可在黄山屯溪站打听去歙县的车,我12:40坐到三阳的车中途下,1小时30分钟; 
  从北岸步至大阜,搭屯溪至深渡的班车,30分钟,2元; 
深渡到浙江千岛湖站乘客轮,5小时,15元(头等舱)。一路风景很好,类似三峡。 

宿: 
宏村可选择很多,建议住居善堂,50元一天包食宿,吃到了新鲜的麂子肉。 
深渡住“古月酒楼”,标间60/间,条件很好,24小时热水,可砍价。我砍至30元/间。千岛湖的鱼千万不能错过,美味! 


来源:背包客  复制地址
查看评论[0]发表评论
姓  名: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用鼠标点击此处!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主办单位:安徽省旅游发展委员会 承办单位:安徽省旅游信息中心
皖ICP备09001689号-3